— 谷半勺 —

第一章·玻璃罐

来了!

枯灯鸟:

我们都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诞生于,但是从这个故事的开始,她就已经存在了。她有一个美好的名字,长眠于星辰中的名字——枕流。

枕流吃空了最后一只玻璃罐里的水果糖,穿着过于成熟的雪纺裙拖拖拉拉地走着,糖果色的坠子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从不同角度折射出的不同颜色的香气,把裙摆也染出星空般的花纹。
原先的时候她是有很多只这样的糖罐子的,在哪吃完就在哪装上路过的星球的星光。后来因为贪心装了太多的光芒,一个不小心就全都洒在了一个叫做地球的行星上。
说是惋惜——也是有的吧,毕竟宇宙那么大,再一次在时间的缝隙中遇到同一颗星星需要耗费的好运无法想象,想要再次摘取好看的星光可真不容易;说不惋惜——也可以是吧,毕竟地球那么小,用来堆积好看的星光只会越积越多越积越厚,浓稠的星星相较玻璃罐中相对独立稀薄的单色星光,混在一起就如同印象派毫不吝啬堆砌的油彩,更加璀璨。
最初的“要有光”在她不经意间达成了,破开混沌的地球开始接纳来自宇宙的馈赠。至于打碎了的玻璃罐,那是一闪而过的永恒,成为了这个星球上最引以为豪的东西——生命,包括自诽为管理者的人类。值得一提的是,原来贴在罐子上用来装饰的五片亮片和宝石变成了地球原始的管理者,他们被万物歌颂,五个人分别执掌着森林与沼泽、海洋与湖泊、原野与田地、草原与山脉以及埋藏在地下的矿物;他们也守护着林业、渔业、种植业、畜牧业和工业的运行,带给勤劳的人们慰籍;但是他们永远沉睡,在不为人知的梦境里构筑世界。
好看呐,越看越舍不得。枕流藏在大气上层的上层一片从土卫四上拽过来的固态水与不远处太阳的热量创造的云上,看着自己创造的神话。蔷薇粉的、柿子红的、竹叶青的、或者婆婆纳那种不起眼的蓝色的星辰,和下方同样灿若星辰的眼睛。
枕流觉得这样很好,这个蓝色的小星球成为她千百年的宇宙流浪后最终的归宿。她以为她的日子就会这么过下去,藏掖在最后的玻璃罐里看着大地上的生命为她演绎的童话——没有剧本、没有主线故事、没有主角的童话剧。
一个人的日子就像是白砂糖,就算是原始的甜美,没有水果和鲜花的调味总有一天会觉得索然无味。地球上的生命不知道她的存在,五位长眠的管理者也没有办法寻来,千百年来都是如此的日子足够一个爱吃糖的孩子长大——
“辰州!你回来啦!” 



评论
热度(12)
  1. 谷半勺枯灯鸟 转载了此文字
    来了!

2017-07-24

12 枯灯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