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谷半勺 —

金鱼

我很开心:

-ooc爽文
-2017/7/31 关键词:夏日祭


  夏日祭里捞回来的金鱼都是活不长久的,它们摇晃艳丽的橘红色的尾巴,像是在舞蹈般的轻盈。太宰先生笑着告诉他:古代的花魁就是这样走路的哦。他几乎不对芥川笑的,芥川也明白,对着将死之人是没有人笑的出的。他撇过头去看着太宰治为他捉回来的金鱼呆头呆脑的在小小的鱼缸里游,掰起手指来数这是他生病的第几个夏天——他记不太清楚,数的时候指头数量也在不断的变化起来。
  他是依靠夏日祭跟金鱼的尸体来计算年份的。他终日躺在病床上,太宰治终年只在夏日祭的时候来看他一眼,给他递上用透明袋子装着的金鱼,倒进鱼缸里,为房间里添上微薄的生气。男人永远都是站在高处望着他的,他的指尖从不落在芥川的肌肤上,只有在递过金鱼时才能有幸的触碰到太宰的手——没有温度的手。芥川想:他就是用这样的手捞起一只金鱼来的吗?
  他是从未见过夏日祭的。他想象中的现实生活都是有股朦胧的梦幻色彩,男人们女人们都是模糊不清的脸颊,偶尔会有几位生着医生或是护士的面容从人群中飘过。他站在云端之上观望这场陌生而又熟悉的活动,笑眯眯的看着人群游动。他是不了解夏日祭的,他想象出来的画面中绝大部分都是金鱼。男人们女人们围在巨大的透明鱼缸之外,孩童汗津津的面颊因贴在玻璃之上而扭曲起来,像是女人手下的面团。淡蓝紫色的水中橘红色,黄白色的金鱼瞪圆双眼麻木的向玻璃上冲撞,半透明的鱼鳍奋力划开水纹,嘴巴张张合合。站在高台最顶端的男人纵身一跃,巨大的水花四溅像是一场突兀的大雨。当他游上来的时候手中捧着好几濒死的金鱼,像是在手心中的血液。
  那就是太宰治为他带回来的金鱼了,这就是他这么些年来唯一期待的东西了。他们最多是能活五天的,在芥川龙之介悉心的照料下撞着鱼缸,晃晃悠悠的游上五天。
  后来的一年,太宰治带来了一条黑白相间的金鱼。龙之介盯着鱼缸里的新宠,他是不喜欢这条金鱼的。在他摇曳的水彩画的夏日祭里,金鱼都是清一色的艳丽。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只能将它放进鱼缸跟自己虚构的世界里。
  这条鱼奇迹般的活了六天。在第六天它一命呜呼的时候,太宰治难得的来了,他穿着黑色风衣像是八月的死神——他把尸首从缸中捡出来,说:有些事情是值得高兴跟悲哀哦,芥川,比如金鱼的死——再比如……
  他没再说话,只是悲哀的微笑着看着他。

评论
热度(66)
  1. 谷半勺碳烤人头 转载了此文字